三万侵权卖家被起诉!美国GBC律所净赚60亿?

总所周知,GBC律所是规模最大也是惩治力度最大的美国著名律所之一。据统计显示,近几年美国GBC律所仅仅通过商标诉讼官司就净赚被告卖家高达60亿,此数据一出,不禁让无数卖家唏嘘。

《蓝海亿观网》中一名留美律师爆料:在美国,基本所有知名品牌的知识产权公司都会向律师事务所授权,而且至少授权给10家律所。

因此,律所受此重任,必然会采取各种方法保护知识产权,其中包括特请专业人员和专门的信息公司,主要是利用爬虫技术,在类似于亚马逊、eBay或速卖通等电商平台寻找侵权行为的蛛丝马迹。

在此期间但凡查到在售产品有疑似侵权的情况,律所就会采取假意购买的“钓鱼执法”方式,通过下单获取卖家的PayPal账号和相关信息还有交易信息,以此作为侵权投诉证据,寻找合适的机会“捕获猎物”。

而一旦被“盯上”的卖家被“捕获”,这些被授权的律所就会采取法律行动,进而获得侵权卖家的赔偿,与品牌方赔偿分成,得到最终收益。

这些被“盯上”的“猎物”很大部分是中国卖家,上缴的赔偿金有很大部分也来自中国,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卖家对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强,对电商圈权利维护的了解程度也不高。

实际上讲,这些被授权律所的敛财手段很容易明白,无非是联合发起控诉的品牌方进行的一场“钓鱼执法”活动。一般情况下,他们会一次性起诉一千个以上的电商卖家,期间如果遭到反抗,就立即采取和解措施;如果对方没有及时答复,就等二十一天起诉期过后,直接向法院提交申请缺席判决的申请,这样就可以直接将被告卖家所冻结的资金转移到起诉方名下,而律所也可以从中受益。

因为一般情况下美国的起诉成本比较低,所以批量操作是很多律所采取的主要措施。而且和解金普遍最低就要2000美元,一次性起诉一千人,仅仅和解金就起码两百万美元,就是说一次起诉,律所就能赚大几百万美元。由此就可以看出,这些律所仅仅靠这一方式就能赚不少钱。

最近一段时间,GBC律所被冠以“最活跃的商标诉讼律所”之名,这都是有数据可证实的。拿2020年举例,这一年里GBC律所就至少接手了243宗有关商标的侵权案。可能单独看243宗诉讼是一个小数目,但实际上每一宗涉及的卖家都数不胜数。

根据GBC律所的官网显示,在2020年的商标诉讼中,一共针对了高达2.2万家电商卖家,其中属于独立电商网站的也超过5900个。

不仅如此,第三方平台还透露了一些相关信息,2020年GBC律所的营业额高达1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60亿,甚至都与中国一线大卖家看齐了。

而且总的来说,GBC律所的成本主要是人力成本,相比跨境电商来讲,律所的成本并不在话下,跨境电商的成本投入需要从人力投入到前期研发,以及后期宣传和物流,甚至到库存成本都远远多于律所,虽然目前律师费不断攀高,但律所的利润率始终远超于跨境电商卖家。

不过,上述数据有待进一步推敲,这里仅供参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数据显示的GBC律所仅仅在商标诉讼方面的收益就可能到达数千万,甚至数亿美元。

我们可以从之前GBC律所收取的赔偿金范围归纳出,一般情况下被投诉的卖家需要缴纳的赔偿金应该最少2000美元,除此之外,和解金的多少还由被冻结金额的大小来决定,按照一般冻结金额来说,和解金的比例大概在50%左右,有时候也能达到90%。

而如果GBC律所手中的证据足够充分证明被冻结卖家存在侵权行为的话,自然而然会将赔偿金额提至更高的标准。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卖家都会选择和解并支付赔偿金,如果店面规模不大或者赔偿金和解金过高,也会选择直接放弃账号。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选择直接放弃账号的话,依照法律程序来讲,就是GBC律所胜诉,被冻结账号内的冻结金也可能会转移到律所的账户中以当作赔偿金。

三万侵权卖家被起诉!美国GBC律所净赚60亿?

案例一:2020年11月中旬广州亚马逊卖家Ken被GBC律所以侵权行为发起诉讼

相关资料了解到,卖家Ken当时正在销售某款产品,销售量数百个,销售额约7000美元左右。GBC律所在掌握一定侵权证据后,向法院申请TRO临时禁令要求冻结其账户,并向Ken提出1.5万美元和解金的要求。

最后,Ken因为想继续经营该亚马逊账户,保证其正常销售,于是支付了1.5万美元选择和解。

案例二:亚马逊卖家BecKen的索赔金额竟达1700美元

同样是亚马逊卖家Becken在销售了1000美元的侵权产品后,遭到GBC律所的起诉,账户内5000美元全部冻结。但令人诧异的是,该侵权产品依旧保持在售状态,并且新销售额还在源源不断涌入。

Becken为使账户能够正常运行选择与GBC律所和解,但是,由于其账户资金远多于之前被冻结金额,GBC律所就提出10万美元的和解金要求。

对于这样的和解金要求,Becken自然无法接受,于是他请求合作律所同GBC律所进行协商谈判。

戏剧性的是,Becken的合作律所和GBC律所距离很近,仅一街之隔。但商谈和解金的战线还是比较长的,该律所的律师基本上每天都会找负责此案的GBC律师约谈和解金的事。

一共约谈了整整一个月之久,和解金从十万美元压到八千美元,又从八千美元谈到五千、三千美元,令人开心的是最终成功以1700美元的和解金达成协议。

我们其实能从Becken和Ken的经历中总结出来,和解金不是一成不变无法更改的,同时,一个信得过的律所对于谈判和解的贡献也是不可小觑的,哪怕是面对GBC这种律所大佬来说,软磨硬泡的方法也未尝不可。

美国著名律所GBC早已在跨境电商圈“臭名昭著”,已经到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这主要由于大部分卖家都曾被GBC律所起诉,而且就在2021年,GBC就已经接手了数起侵权诉讼案件了。

一、“尽职尽责”的GBC律所

我们从相关资料了解到,2021年2月GBC律所就同时接手了两家品牌的代理,分别是19日到24日代理的威豹乐队(Def Leppard)和22日到24日代理的快时尚品牌UGG。

GBC律所在代理威豹乐队时向300多家电商卖家发起诉讼,其中涉及的平台包括eBay、敦煌网和速卖通,以及亚马逊等多个网站。而据有关资料统计,GBC仅在2020年,就替UGG发起了10次维权诉讼

2021年3月26日,GBC律所还代理了Fear of God品牌,并为其发起多次有关文字商标侵权的维权投诉,涉及平台也数不胜数,包括亚马逊、eBay和速卖通等等,其中凡是产品描述内包含“FOG”及其全称“Fear of God”的商家,都在被起诉的列表中。

同年4月5日,Supreme品牌也由GBC律所代理,而且也在2020年GBC为Supreme品牌就发起10次品牌维权诉讼。

紧接着在4月3日到4月14日期间,国涅槃乐队(Nirvana)品牌受GBC代理,仅仅两天内就发起三宗品牌侵权诉讼,诉讼内容除去影印制品外,还包括印制品和服装等等。

也就是说,从年初到现在的几个月内,GBC律师“尽职尽责”,不断接手各种品牌的维权代理,并不断向各类卖家进行起诉。

不过,要说GBC律所最为尽职尽责的还是2020年。就在2020年年底,GBC律所以及与之相似的多家律所一同代理耐克品牌的维权诉讼,并接二连三发起诉讼,当年总共发起超过30起侵权诉讼,平均每个案件的被告卖家最少就有200人,其中大多案件都有GBC律所的参与。

据悉,2021年五月份,像GBC和Keith等律所总共就发起了三十多宗侵权诉讼,最终结果就是有三千多家电商卖家账号被冻结,其中GBC在一周内就创造了十几起诉讼的业绩,不过有个共同点是,这些起诉都是匿名的。

不过,以业内的角度来看,GBC律所相对而言,是比较稳重的,一般来说他们都会在掌握充足且真实的侵权证据后,再对卖家进行投诉或起诉。

当然,对于卖家来说,像GBC这种过于尽职尽责的律所也是极度厌烦的。但是,如果想要彻底规避GBC的起诉,还是需要卖家朋友们能够规范经营,时刻保持小心谨慎的。

三万侵权卖家被起诉!美国GBC律所净赚60亿?

二、如何应对GBC的起诉?

如何应对GBC的起诉这已经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了,但麦家支持还是想在这里再仔细提醒一下诸位卖家。如果你不幸被GBC盯上,或者被其他律所起诉,首先一定要保持冷静,寻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以下有几种方法:

第一,要明确目前需要注意的前提,就是保证在整个处理期间,卖家被冻结的资金不会被任意转移。

如果被冻结的账户是PayPal账户,卖家可以选择先向PayPal总部发送律师函进行施压,要求对方能够依照法律程序保护卖家的账户安全,以及按照事前同卖家签订的有效合同条款来保障账户资金的稳定。如果最终发现账户余额由于随意冻结或暗自转移造成损失,卖家有权向总部提起诉讼。

第二,法院下发的临时冻结令存在时效期限

尽管TRO临时冻结令下发后,平台可以在卖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冻结其账户及账户内资金,但需要明确的是,临时冻结令的时效一般情况下只有两周。而且在此期间内,申请临时冻结令的律所还会加紧申请Preliminary Injunction禁令作为另一项临时冻结令。

Preliminary Injunction禁令是在整个侵权诉讼期间始终保持时效的临时冻结令,一旦诉讼结束,该临时冻结令也就自然而然失效了,被冻结的账户也会随冻结令的失效而解冻。

不过,Preliminary Injunction与TRO不同的是,Preliminary Injunction的下发是需要对卖家进行通知的。除此之外,如果律所可以在TRO的时效期间内将Preliminary Injunction冻结令申请下来,那么就可以实现两个冻结令无缝衔接了。

但是如果律所没有在TRO冻结令的时效范围内将Preliminary Injunction冻结令申请下来,那么在TRO冻结令两周时效结束后会出现一个空档期,在这个空档期内被投诉的卖家就可以自行处理账户内的资金了,因为这时候的账户是属于解冻状态的。

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机智的律所都会向法院申请延长TRO冻结令,而法院也会依据具体情况和诉讼进度决定是否同意延长。如果法院同意延长,律所就会得到额外两周的时间去申请Preliminary Injunction冻结令,但是如果延长申请被驳回的话,律所就只能在一周之后再申请延长冻结令了。

由此可见,电商卖家应该经常注意账户情况和时刻关注案件进度,如果可以的话,在律所向法院提出延长申请时,最好请律师去反驳对方律所的申请要求,为减少损失尽可能争取更多的时间。

最后,以《海牙送达公约》要求律所给自己寄送起诉文件

还是开头我们提到的,卖家在收到来自律所的起诉邮件之后,一个保持冷静并且积极应对。

第一步,向对方律所的起诉邮件予以答复。恢复内容需要包括两个信息:一个是由于自己是中国人,对一些英语词汇不太明白,希望对方履行《海牙送达公约》的要求,向自己寄送一份纸质的文书。另一个是在邮件上明确标出能够联系到本人的联系方式和有效地址。

第二部,就是等待对方律所的回复了。如果对方有所回应,但是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告知你的话,此时你需要以《海牙送达公约》的相关条例要求对方,由于明文规定中国可以不接受电子邮件的形式,所以对方必须寄送纸质文书给你。

最后一步,完成前两步后,对方律所大概率不会像之前那样强硬了,会主动与你提出和解谈判的邀请。不过,卖家在这里需要牢记一点,就是时刻提醒对方,如果对方对你的和解条件保持不接受的状态,就只好依据国际公约中寄送纸质法律文书来完成告知义务了。

关于《海牙送达公约》:为什么律所不愿意寄送纸质文书?

一般来说,大部分律所都不太愿意按照《海牙送达公约》的条例寄送纸质文书,这里主要是由于效率低下的问题。虽然美国的法律规定被告方需要在21天内出庭,但是这里主要还是面向美国公民的,而对于非美国公民,这个时间就被延长到三个月之内了。

对于律所而言,原本的21天被延长到三个月已经把起诉时间大大拉长了,现在又要加上寄送纸质文书的时间,更是把起诉战线拉得更长。

在《海牙国际送达公约》中有条例规定,律所需要将原本法律文书中的内容翻译成中文,并且依照卖家所提供的地址寄送到卖家手中。而这份来自美国的法律文书在进入国境之后需要上交到政府机关的手中,在政府机关审核判断通过了,邮件才可以寄送到卖家出示的地址。

这样一来,起码需要十天半个月,甚至在政府机关手中停留两三个月也十分正常。直到将邮件寄送到卖家手中,三五个月小半年就已经过去了,不仅如此,再加上卖家需要三个月来了解学习美国的相关法律才能应诉。

如此一看,都大半年过去了,案件还未开庭,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也需要花费不少,所以这也是律所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因此,当卖家提出要求律所寄送纸质文书的话,律所就会尽可能和卖家达成和解谈判,就会或多或少做出让步,这样一来,和解谈判的主动权就由卖家掌握了。

不过也存在例外,一名留美律师对蓝海亿观网爆料,就是近期一位法官把一个判决推翻了,他提出对于一些无法联系的电商卖家来说,可以采取发送邮件的形式告知对方。

最后不管怎样,麦家支持还是希望诸位卖家伙伴,能够时刻保持警惕,自觉保护知识产权,合法经营避免侵权,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品牌,麦家支持衷心希望卖家朋友们越来越顺利!

添加客服微信:maijiazhichi
维权Q客服:11711906(拉入维权讨论群)
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平台《麦家支持》:

● 输入美国案件号实时查询案件立案时间/最新进展
● 查案件是否处于缺席判决(重要)
● 查案件里其他被告卖家在美和解/应诉/反诉情况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ijiazhichi.com/archives/1631

(1)
上一篇 2021年10月22日 上午11:44
下一篇 2021年10月26日 下午8:11

相关推荐